2022世界杯网页版经济观察网

重要信号!低估值风格基金经理开始抄底,这些个股率先获得青睐,下跌中继还是触底反弹?

在历经长达一年的调整后,互联网板块近日终于开始企稳回升。

自3月16日金融委会议以来,互联网板块便开启了持续反弹,中国互联网50指数从低点上涨了超30%。尤其是在4月29日,在政策转暖的刺激下,互联网板块大幅拉升,中国互联网50指数当天上涨10.26%;5月3日,虽然以阿里巴巴为代表的互联网概念股在早盘一度恐慌性杀跌,但随即便迅速拉升,跌幅收窄。

而作为曾经的科技成长板块代表,互联网行业的估值也在经过大幅调整后具备了一定的吸引了,甚至吸引了多位低估值价值风格基金经理的加仓。

价值风格基金经理开始加仓互联网

区别于成长风格,价值风格基金经理多以注重“低估值”、“安全边际”为主要特征,有趣的是,在今年,经过大幅调整的互联网板块已经逐渐走进“价值派”基金经理的视野,并吸引他们开始大幅加仓部分互联网个股。

例如,一季报显示,“价值派”基金经理代表丘栋荣管理的中庚价值领航、中庚价值品质均在一季度对美团-W、快手-W进行了大幅加仓,其中美团-W不仅新进前十大重仓,且直接被加仓至两只基金的第一大重仓股,占基金净值比分别达到了10.04%、9.55%,可以说是顶配;与此同时,快手-W分别位列两只基金的第四、第七大重仓股。

无独有偶,袁维德管理的中欧多元价值、中欧新兴价值也在今年一季度把美团-W加仓至了第一大重仓股,仓位分别达到了11.06%、10.27%。袁维德是近年来价值风格基金经理中的一匹黑马,他是中欧基金价值策略组的一员,投资风格中既有一脉相承的“低估值”和“注重安全边际”等特征,也有着对持仓个股质量、成长性和景气度的坚持。

此外,陈一峰管理的安信价值发现、安信价值回报对腾讯控股进行了小幅加仓。他同样是市场上一位非常有代表性的价值风格基金经理,曾多次在公开采访中把自己的投资理念概括为选择便宜的好公司,即以合理价格或者有安全边际的保护买一份未来很有价值的资产。

上述基金经理们也多在季报中花了大量篇幅表达自己对港股,尤其是部分互联网个股的看好。

例如,丘栋荣写道,“更值得重视的是,港股大幅度的调整,从估值、基本面因素和流动性等方面看,我们认为港股的机会由结构性机会转为系统性机会,值得战略性配置。” 他举例认为,以互联网、科技、医药为代表的成长股回落至相当有吸引力的水平,恒生科技指数中多只成分股更是回撤80%以上,而便宜的估值,能很好的符合其低估值价值投资策略的选股标准。

袁维德也表示,以互联网、计算机、消费为代表的服务业经过近期的调整,估值已经非常合理甚至低估,其中优质的公司也具备了较强的投资价值。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,企业的盈利也终将回归到合理水平,企业的价值也终将得到合理的展现。

“我们想继续重申今年的港股市场值得特别重视。” 陈一峰认为,部分优秀港股龙头公司跌到了历史极低估值,例如互联网、地产、食品饮料等行业的龙头公司,这是一个展望未来3年比较好的布局时点。

美团、快手获多位明星基金经理加仓

虽然互联网板块的整体估值已经相当有吸引力,但具体到个股层面,基金的态度也出现了一定分化。

例如,截至2021年一季度末,腾讯控股仍然是重仓持有基金数、持有公司家数均最多的互联网概念股,共有353只基金持有。但相比2021年末,重仓基金的持股数量却减少了1300万股,易方达创新未来、汇添富创新未来均将其调出了前十大重仓股,张坤的易方达蓝筹精选、易方达优质企业也对其进行了小幅减持。

相较而言,基金对美团-W、快手-W的增持幅度则十分明显,季度持仓变动分别增加了8471.94万股、6991.40万股。

例如,除了上述丘栋荣、袁维德外,张坤也在减持腾讯的同时大幅加仓了美团-W,此外,景顺长城的杨锐文、汇添富基金的胡昕炜、汇丰晋信的陆彬等多位明星基金经理均对美团-W进行了新进建仓或加仓。

谢治宇则在今年一季度继续加仓快手-W,且将其加仓至兴全合宜的第一大重仓股,占基金净值比7.71%。他也在近期分公开发声中表示,“现在互联网平台公司的估值已经进入了非常平稳的体系,之所以会给这么低的估值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流量到了一定的程度,大家觉得变现能力不一定能够提高。但是,担忧的事情有很多,不一定都会发生。第二,正是因为有担忧,很多公司在现在才会到这样的估值。”

春光乍现还是触底反弹?

近期互联网板块的上涨究竟是春光乍现还是触底反弹?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,监管政策、流量瓶颈是市场看空互联网平台公司的两大主要原因,有基金经理曾表示,部分以流量变现和商业模式创新为代表的科技股,已经更多演变成具有科技属性的消费股,在流量瓶颈和反垄断压制中陷入“内卷”。

但在近期,政策的负面因素显然正在减弱,政策钟摆正转向另一面。消息面上,4月29日上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,平台经济政策出现重大调整,从3月16日国务院金融委会议“促进平台经济平稳健康发展”的表述进一步调整为“促进平台经济健康发展,出台支持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的具体措施”。

国海富兰克林QDII基金经理狄星华认为,这意味着监管层对互联网公司的态度越来越积极,也意味着持续两年之久的互联网平台监管政策可能接近政策目标。从短期来看,互联网公司从今年下半年开始收入与利润端有望开始逐季成长,而长期的估值会因为监管的告一段落有所修复。

而这些互联网平台企业能否突破流量瓶颈,获得持续的变现能力和造血能力,越来越成为基金经理们观察和调仓的方向。

创金合信港股互联网的基金经理胡尧盛认为,在经历了过去一年的监管风暴之后,各公司原有业务的经营效率可能不会受到太多影响,但是对于行业之间的竞争格局,与各公司所担负的社会责任会发生短期到中期的改变,因此增持了能够获取市场份额的公司。互联网行业增速在回落之后,其优秀的现金流水平与盈利能力是股价主要的支撑力与驱动力。

责编:李雪峰

Back To Top